欢迎访问:第八色久草最新网址-第八色福利视频在线下载-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蹂躏的张主任

被蹂躏的张主任

八月的正午,骄阳似火。

  驻镇调研第四天了,回坪山县在即,张瑶带着她的助手刘志刚在曲杨村田间地头走访。

  「张大主任,好热啊,我们是不是歇会儿。」刘志刚一路上不停地抱怨。

  「先不急,我们这次出来调查农村扫黑除恶情况,时间紧、任务重,曲杨村又是我们这次调查的重点村,工作做不好回去可不好交代啊。」「我看啊,差不多就得了,我们上午也跑了十几户人家了,也没谈出个子丑寅卯来。」刘志刚并不想到这个鬼地方来搞什么田间调查,在他眼里这一些不过是走形式,只是嘴上不好直说。

  从早上六点出门,已经足足走了五个多小时,张瑶脸上却不见疲倦,而身旁的刘志刚却双腿打飘,也难怪,昨晚他偷偷溜出驻地,到镇上的小浴室里找了个妓女,花五百块钱包了一夜,折腾到夜里三点,足足射了三次才回去休息。

  与此同时,张瑶每天晚上看资料到深夜一两点,搜集信访资料,排查线索。

  然而这几天的走访成果却不大,村民们明显对县纪委的同志毫不信任。作为年轻的信访室副主任,张瑶并没有因此露出太多沮丧,她请县委宣传部的好朋友冯雪帮忙,加大这次农村扫黑除恶专项调研活动的宣传推广力度,把手机号、微信号和电子邮箱通通公之于众,在各相关网站、公众号发布,同时在田间地头广为张贴。

  看到刘志刚踉踉跄跄的样子,张瑶的脸上露出一丝嫌恶,眉头越皱越深,可是又说不出什么,谁叫他是县委副秘书长、县委农办主任刘敬德家的公子呢。

  「志刚,你看曲杨村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本应当是块宝地,可惜宗族势力过于强盛,反倒阻碍了它的发展。如果不能通过这次调查彻底根除宗族黑恶势力,我实在感觉心里有愧啊。」

  张瑶说着,弯下腰脱下运动鞋,抖出鞋里的砂土,T恤领口大大张开,胸前春光乍泄,雪白而挺拔的胸部尽入刘志刚的眼底。刘志刚不禁在心中暗暗赞叹,这身材、这气质真是胜过昨夜的妓女百倍,也远胜过自己身边那些莺莺燕燕、庸脂俗粉,单是这一对秀气的奶子就够自己玩几年。

  想当初刘志刚刚调入坪山县纪委时,就被张瑶所深深吸引,她平日里不施粉黛却清秀可人,眉目间的温柔,努力的工作态度、坚韧不拔的品格,更是让人侧目。正因为这些,刘志刚一直在追求张瑶,甚至主动申请调入工作繁琐的信访室,可是张瑶嫌弃他是个浪荡公子哥,果断拒绝了他的追求……正当刘志刚杵着脖子打量着张瑶胸部的时候,张瑶已经整理好鞋子,她指着不远处的一户人家,对刘志刚说:「现在回镇上驻地太远了,我们就到这附近找户人家去吃个便饭吧。」

  刘志刚点头表示同意,听到终于可以休息了,走路也有了劲头,两人三步并做两步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一个老妪正在灶前烧着柴火。

  「大娘!大娘!」刘志刚扯着嗓子打招呼。

  老妪漠然地抬起头,看了看眼前两个青年人。

  「大娘,您好,我们是县纪委过来办事的,请问可以搭个伙么?」张瑶细声细语地问老妪。

  老妪说道:「可以啊,就怕你们吃不惯我们农村的伙食。」张瑶笑吟吟地说道:「怎么会呢?我们就是农村出来的。」老妪巍巍站起身子:「那好,我给你们盛饭。」三人围着厨房的简陋矮桌就吃起了大灶里的萝卜菜饭。

  也许是饿了,连刘志刚这样的公子哥都觉得土灶烧的饭特别香,一会儿就风卷残云吃完了,他掀开锅一看,锅里已经空空如也。

  刘志刚就随口问道:「诶,大娘,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啊?」老妪叹了口气,没有答话。

  张瑶放下饭碗,轻轻拍了拍老妪:「大娘,今年收成还好么?」老妪眼中流出两行清泪,她颤抖着问:「你们真是县纪委的么?村里的事你们能管么?」

  张瑶坚定地说:「大娘您放心,百姓的事我们都管。」她说着掏出纸巾帮老妪擦眼泪。

  老妪渐渐平静下来,缓缓给张瑶二人讲起她家的故事:她姓王,丈夫姓刘,没有子女,他们一家是三峡移民。三个月前,镇上给曲杨村引进了一个扶贫项目,新建三千亩的鱼塘,村里曲龙书记要求征用王大娘家的土地,因为价格未谈拢,一直没同意施工。终于在一个黎明,推土机悄悄开进村子,推平了大娘家的庄稼,丈夫赶到自家田里时,鱼塘已经开挖了。冲突中,丈夫被人用铁锹砸中脑袋,当场身亡……

  「都他妈胡说八道!」一个又高又壮的中年汉子带着两个年轻人神兵天降般走进厨房,狭小的厨房瞬间显得拥挤不堪。

  张瑶认出带头的正是曲杨村的曲书记,心想,这也太巧了,正在谈论他的劣迹,他就来了。

  旁边两个年轻人一个叫虎子,一个叫铁柱,他们恶狠狠地走到王大娘跟前:

  「你个老不死的又在造谣!」

  「曲书记,我不是强调过,工作组在走访期间不允许村里干扰么?」张瑶气愤地说道。

  「张主任,我不敢干扰您的工作,只是听不得别人编排我的工作。」曲书记气定神闲地解释道。

  王大娘反问:「编排?曲书记,你摸摸良心,我丈夫究竟怎么死的?」曲书记说:「我们村里好不容易引进一个扶贫帮困项目,你们家反复阻挠,一直不让施工。眼看项目要黄了,村民们急了,这才找来了推土机先行施工。」「曲书记你……难道这就是害是我家丈夫的理由么?!」「你家丈夫当时情绪激动,冲过来要跟我们拼命,却被田垄绊倒,一头撞在田里的铁锹上,怎么能陷害我们?

  旁边虎子和铁柱同声附和:「是啊是啊,我们当时都在场的。」曲书记不理会王大娘,他跟张瑶说:「张主任,你是年轻干部,前途无量,我们坪山未来的纪委书记!你不要跟这死老太婆一般见识。给我个面子,你要相信我曲某的为人!」

  「曲书记,你也不要威胁我,这件事我回去自然会调查清楚。」虎子在一旁叫到:「回去调查清楚?我们的扶贫项目不能停。」「扶贫项目……据我们县纪委所知,你的项目可不少啊!」张瑶冷笑。

  「对不起张主任,我们都是乡下汉子,不管你什么纪委鸭委,只要敢坏我们好事的,妨碍咱乡亲们脱贫致富的,我们绝对不会绕过他!」曲书记说着,虎子跟铁柱也合围到了张瑶两旁。

  张瑶见形势不对,沉声对刘志刚说:「志刚,你给承留镇书记打个电话,让他现在立刻过来把这些人带走!」

  刘志刚刚掏出手机,虎子一步上前,大手像虎钳一般抓住了刘志刚的手臂,同时喝到:「别乱动!」

  曲书记拍了拍虎子的肩膀,靠近刘志刚,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只见刘志刚脸色变了几变,铁青又可怕。

  曲书记呵呵一笑:「你老实点,今天没你事。」「小张啊,我看你今天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就凭你一个小小的主任就能扳得动我?可笑!」

  曲书记眼神一示意,虎子和铁柱两个人一把架起张瑶,把她扔到了厨房的柴草堆上。

  张瑶没想到他们居然动武,大声喝道:「住手!」「嘿嘿,你这么多年来一直跟我曲某人过不去,妈的还让警察调查我,那你就不要怪我心狠。」

  「妈的,我们这穷村子难得来个漂亮姑娘,要不是我暗中保护你,你不知道被我们这些乡下汉子干了多少回了。你他妈不知好丑,就让兄弟们开开荤吧,哈哈哈!」果然,张瑶二人到了曲杨村就被跟踪了。

  曲书记说着话,铁塔似的身体压在了张瑶身上,两只大手甚至直接揉到了张瑶的胸部上。

  「你疯了!」

  张瑶从未与异性如此接近,她的心一下乱了,无法冷静下来,只能凭着本能扑打着。

  曲书记腆着脸就去亲张瑶清秀的脸蛋,张瑶挣扎着躲来躲去,不让曲书记碰到自己的嘴唇。

  曲书记腾出一只手扭住张瑶的下巴:「看你往哪里躲?」张瑶看到刘志刚站在一旁木木地看着,大叫:「刘志刚,你还愣着干嘛?!」刘志刚听到张瑶的呼救,还是一动不动,刚才曲书记告诉他,他昨晚玩的妓女小琴就是曲杨村的,他一进村就被认出来了。

  张瑶以为刘志刚被吓住了,眼看曲书记呼着臭气的大嘴已经无限接近她饱满红润的双唇,她忍无可忍,一巴掌挥打在曲书记嘴巴上。

  「好辣的小辣椒!我喜欢!」曲书记并不在意张瑶的反应,「啪」的一个耳光,狠狠扇在张瑶脸上,张瑶被打得头晕目眩,嘴边流下一丝鲜血。

  曲书记伸出舌头舔干净张瑶嘴边的血,这是敌人的血,格外香甜,接着就霸占了她的双唇,拼命地吮吸。这一刻,他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这是张瑶的初吻,毫不浪漫,只有耻辱,她只能无助地发出「呜呜」的声音。

  曲书记得寸进尺,舌头挤进张瑶的小嘴,与张瑶的香舌搅在一起。张瑶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强吻凌辱。

  吻了好一会儿,曲书记才停下来,张瑶刚刚喘口气,曲书记淫笑着抓住张瑶的T恤领口,双手用力一扯,「嗤」的一声,T恤就成了碎布片,白玉般的身体呈于空气之中。

  周围一片唏嘘之声。张瑶的身材太美妙了,胸部在薄薄的白色文胸保护下显得格外高耸,腰身纤细得没有一丝赘肉,可见张瑶平时也是很注意锻炼。

  刘志刚在一旁看了也不禁咽了口口水,没想到他的心上人、他的直属领导居然被一个卑微而粗野的村书记压在身下凌辱,心中还有些微微的激动,下体早就支起了帐篷。

  而只有王大娘终于看不过去了,她扑过去抱住曲书记的腿:「曲书记,求求您,放过人家小姑娘吧,我不告了!我不告了!」虎子走过去,狠狠一脚踹到王大娘胸口,王大娘在地上滚了几圈,瞬间昏死过去。

  「你们这群畜生!还是人么?」

  张瑶等着一双怒目,痛斥虎子的土匪行为,高挺的胸口因为激动而不停地起伏。

  曲书记用力扯断张瑶胸罩的两根肩带,猛地一拉,洁白高耸的乳房暴露在了空气中。

  「哇!」大家活了这么久,都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奶子,既结实又饱满,粉色的乳头小小的,乳晕淡淡几乎只有一点。

  曲书记迫不及待地把玩着这对娇嫩的奶子,尽情地揉捏,手指反复挑逗着粉红色的乳头,像是小孩子玩弄着新买的玩具,这是他的战利品。

  「什么纪委女干部,奶头一摸就竖起来了,还不是个大骚货。」虎子在一边嘲笑。

  张瑶涨红了脸,羞愧难当。她不知道,乳头竖起来只不过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曲书记一放开张瑶的两个乳房,虎子和铁柱粗糙的大手立刻摸了上去,用力揉捏,乳房不断的变形,被两个粗野的汉子狠狠摧残。

  张瑶咬紧牙关,不停告诫自己,不要屈服。她心里另一个声音在告诉她,更可怕的事情即将开始……

  曲书记解开张瑶牛仔裤的扣子,张瑶见状双腿不住地扭动着、踢打着,妄图保住下体的清白。

  可惜一切都是徒劳。曲书记庞大的身子压住张瑶的双腿,不急不缓地褪去了张瑶的紧身牛仔裤。

  张瑶的双腿纤细而结实,纯白的内裤被汗水浸湿,阴毛纤丝可见。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盯住张瑶身体上覆盖的最后一块布。

  曲书记大手一扬,张瑶的紧身内裤也飞落一旁,铁柱急忙捡起来送到鼻尖一闻:「真香!」

  很快,张瑶只觉得一根粗糙的手指钻入了她的下体,心中已是近乎绝望,她已不知道如何度过眼前的难关。

  曲书记的手指刚捅进阴道一点,就碰到了坚强的阻碍,没想到张瑶还是个处女,这让曲书记更是兴奋不已,以往高高在上的纪委女干部也不过如此,还不是要被他开苞。

  「告诉你,村里的每一个黄花姑娘都是我开的苞,你也不会例外。」曲书记飞快地脱光衣服,露出铁棍般丑陋的鸡巴,狠狠顶在张瑶下体,硕大的鸡巴不断向前挺近,龟头没入了阴唇,干涩的阴道阻挡着龟头的继续前进,维护着女主人的最后尊严。

  张瑶似乎找到了救命稻草,下体努力地收紧。

  「哟呵,还挺硬气的。」曲书记摆了摆手手,让虎子把厨房里的香油瓶拿了过来。

  「这个你一定会喜欢的。」曲书记直接把香油倒在张瑶的花丛中,一时间香气四溢。

  张瑶闻到这味道却恶心得想吐。「完了。」她的心在疼。

  「住手吧,你现在迷途知返还来得及!」

  曲书记听了张瑶的话大笑起来,身边一群汉子也跟着一阵哄笑。

  「你个逼,不想着乖乖挨操,还劝我回头是岸,真他妈太可笑了!」粗长的阴茎再一次分开阴唇,顶在了阴道口,有了香油的润滑,硕大的龟头十分顺利地在张瑶的花径中挺进,很快就顶到了处女膜。

  只听「啵」的一声,硕大的阴茎破膜而入,直捣花心。

  「啊——」坚强如张瑶,也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那一瞬间她差点飙泪,没想到清白的处子之身居然让这样一个大老粗给夺走了。

  「好痛啊!」张瑶的心在滴血,一瞬间转过千百个念头:是不是当初就该找个心爱的人,把一切都给他;是不是当初就不该来曲杨村追查曲龙的事;是不是工作就该马虎一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人生啊……容不得张瑶多想,那根丑陋的阴茎已经在张瑶未经人事的花径中粗鲁地做起了活塞运动,两瓣阴唇再也无力保护她的主人,反而被操的外翻。

  张瑶当然不是天仙般妖艳,但她的清秀气更迷人,她纪委女干部的傲气更让人有征服欲望。

  曲书记的动作越来越粗暴,每一次都狠狠插到底。痛感不断侵袭着张瑶的大脑,她在拼命忍耐,汗如雨下,不断夹紧的下体带给了曲书记更大的快感。

  三个野兽般的男人不放过张瑶任何一寸肌肤,六只大手肆意抚摸。虎子对张瑶的奶子爱不释手,拎着竖起的奶头狠狠一捏。

  「嗯……」张瑶在双重痛感的袭击下终于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三头畜生听到张瑶的呻吟更加兴奋起来。

  「什么纪委女干部,原来这么浪!」

  一旁铁柱狠狠捏住张瑶秀美的脸颊,张瑶的小嘴被迫张开,痛苦的呻吟再也藏不住了,像仙乐一般不断从喉咙里发出。

  曲书记哈哈大笑,用力将张瑶的大腿分开到极致,像打桩一般开始猛烈的冲刺。张瑶就像暴风雨中的小舟,只能随波浮沉。

  又抽插了百余下,曲书记的阴茎终于在张瑶体内爆发了,一连跳动了十余次才停歇下来,这是曲书记这辈子射得最爽的一次。过了良久,曲书记拔出了慢慢萎缩的鸡巴,举到张瑶眼前。

  张瑶登着曲书记,哑着嗓子骂了句:「畜生!」曲书记不以为意,混合着各种体液的鸡巴在张瑶纯美的脸蛋上蹭来蹭去,清纯的脸蛋上流下道道红白色的液体。

  张瑶知道曲龙这是在羞辱她,她经历过刚才的暴风骤雨后,一贯坚强的她也有了些心悸,毕竟她只是一个女人,经历了女人最不堪的遭遇。「曲龙,我不会放过你的。」她心里暗暗发誓。

  曲书记看张瑶没了反应,又拿起张瑶的纯白色内裤仔细地把鸡巴擦干净,擦完就当破布一样扔到柴草堆上。

  「这内裤上有张小姐的处子之血,要回去收藏好。」虎子捡起内裤如获至宝。

  这时,铁柱掏出手机来咔嚓咔嚓对着惨遭蹂躏的小穴来了几张特写,精液混着血液红白相间,从无力张开着的小穴里换换地流出来;紧接着又对着张瑶精致美丽的全身拍了几个小视频。

  曲书记下令说:「好了,带我们张主任去洗洗干净。」

【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